今天是:

是谁敲落了那柱烟灰

某某年某某月某某日的某某报纸,登出了这样的一则新闻:某市某镇一工厂昨发生了一起新建厂房倒塌事件,死#人,伤#人。
    
    ……
    四叔是我到达那个工地后最先认识的一个四川老乡。当然,在那里我们四川人有很多。四叔之所以给我留下了更深的印象,是因为他有一个很很特别也很有趣的习惯,那就是他在吸烟的时候,从来不肯敲掉烟灰。四叔很喜欢打牌。每每歇工的时候,从工地一边靠一垛残墙临时搭建的简陋工棚里,总是会传出工友们由打牌而引发的笑骂声。不用看也知道,四叔必定就在其中。打牌的四叔最喜欢吸烟了:他先是将烟放在嘴里,用牙齿轻轻咬住过滤嘴儿,狠吸两口,待烟灰有一小截了,他就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地捏住烟茎,将烟坚直,使有烟灰的一端朝上。然后将持着烟的右臂肘弯支在膝盖上以保持稳定,左手则将牌放在身前的包装水泥灰用的硬纸皮上,拾牌发牌,从容不迫。再吸时,就将右手高高举起,向上扭转自己的头,像喝水龙头的水一样,从下至上吸上两口。(不过这时,他的动作是轻轻地。)四叔这样慢条斯理地吸烟,自然会惹上和他一起打牌的几位急性子的工友们一通好骂,他倒不以为然,笑笑了事。时间一久,大家也就都习惯了。当然,大家肯耐着性子同四叔一起耍牌除了像他这样风雨不误,随叫随到的铁杆牌迷的确是满施工队难找出第二个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四叔耍牌总是输多赢少,而且从不赖帐的缘故。
    四叔说,越是成色好的烟,烟灰柱越留得长。
    那是一天下午,天气晴好得紧,虽然有些风,但不大。厂房四周的围墙都已经砌起来了,达到了设计中要求的高度------十一点五二米,而且墙顶的围梁也刚刚灌过浆,整个工程就差最后封顶了。四叔说,本来封顶要等到最少七天之后才可以的,因为刚打好的水泥圈梁要“养生”一段时间。但是因为要赶工期,包工头下了死令:必须要在明天天亮前完成主体工程的封顶任务。
    除了那些已连续加了二十几个小时班的工友被留在工棚里休息外,我,四叔还有四十几个工人一起被工头叫到现场开始施工。我和四叔在同一个高手架上作业,四叔是大技工,我给他打下手。不知怎的,那天要上去的时候我的心狂跳了好一阵子。而这,以前从来没有过。四叔见我心事重重的样子,笑了:好了没的?你他妈的还怕墙倒了是咋地?你当它是老子的烟灰哪说塌就塌?真是小娃子!

    我至今也无法清晰地回忆起那天下午的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只记得我在递铁钳给四叔的时候,突然感到脚手架一阵晃动,然后就是“轰”的一声,眼中的天空开始旋转。等到第二次“轰”声在我耳畔响起,我的意识瞬间变成了空白。后来有工友告诉我,四叔被消防队员从碎砾中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是死了。一小截从断下来的水泥柱上凸显出来的钢筋,从他的左背部直插进他的心脏。而当时,他就刚好是趴在我的身上。
    ……

    登了那一则新闻的那一家报纸在第三天又发了一篇关于那起事故的跟踪报道:##事故原因已调查清楚,是属于违规施工造成的。该工厂老板因生产发展需要扩建厂房,遂请了#市一省级施工单位负责该厂新厂房的扩建工程,并同时专门聘请了#市甲级施工安全监理单位指定专人负责该项工程的安全监理。……另据工程专家分析:该项工程所潜在的安全隐患,是有一点建工经验的人就可以发现的……
    我突然想起那天下午临上脚手架前四叔说的那些话来。
    是谁敲落了四叔的那柱烟灰?我一时间陷入迷茫。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 酒醉一夜的爱情

网友评论

更多》

发表评论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Copyright ©2007-2014 cnguag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12089号-3 鲁公网安备3702810200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