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运营商集体下调国际漫游费 国内资费“按兵不动”

三大运营商集体下调国际漫游费 国内漫游成本为零缘何仍未降费?

  新华网北京7月4日新媒体专电(记者罗政 杜放 魏董华)从7月1日起,中国电信下调用户全部方向国际、港澳台地区漫游费。这意味着,继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先后宣布降低国际漫游资费后,备受关注的三大运营商漫游收费迎来集中下调。

  记者调查发现,尽管个别运营商宣布收费最大降幅超过90%,但在实际中仍有消费者反映,目前降低漫游费惠及用户有限、国内漫游及基本资费标准下调难,“提速降费”还存在一些“盲区”。

三大运营商陆续宣布下调国际漫游资费 最大降幅超90%

  据了解,我国的国内通话漫游费产生于2G网络时代,虽然随着技术发展运营商成本已大幅降低,但部分资费标准多年没有调整。同时,国际漫游在每个国家的费率差异很大,部分国家高达近40元/分钟,高资费屡屡成为出境游客的负担。

  中国电信近日宣布,从2015年7月1日起,面向所有已开通国际、港澳台漫游服务的245个国家和地区大幅下调数据流量、通话和短信资费。

  记者了解到,用户出访量大的国家和地区的国际漫游资费,是中国电信此次进行大幅下调的主要对象。据测算,手机上网数据流量资费最大降幅超过90%,语音通话资费最大降幅超过90%,短信资费最大降幅超过80%。

  此前,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也分别宣布下调国际漫游流量资费。中国移动已宣布,自6月15日起再次下调国际漫游费,消费者可享受“流量包天资费”的国家和地区增至48个。而中国联通也自5月起表示全面下调国际漫游数据资费,标准资费降至5元起,涵盖80多个国家和地区。

  部分运营商降低漫游费的幅度有多大?例如,此前记者从中国移动浙江分公司获取的国际漫游资费收费目录显示,用户在俄罗斯的主叫漫游话费高达33.99元/分钟,在克罗地亚等国漫游费为20.99元/分钟,而在部分主要“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漫游费也均超过25元/分钟,个别地区甚至接近40元/分钟。

  而在降费政策出台后,记者随即拨打了中国移动浙江客服电话了解到,以上国家的国际漫游主叫和接听都统一降至2.99元/分钟。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降低漫游资费是响应国家“提速降费”的号召,后续将按承诺逐步落实执行。

国内漫游费“按兵不动” 国际漫游费调降惠及用户有限

  记者调查显示,三大运营商此次“提速降费”的主要对象都是国际漫游资费,对于几乎“零成本”的国内漫游费,却没有明显的调整动作。专家表示,国内漫游状态通话收费的标准常年不变,依然存在进一步降价的空间。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资深电信专家阚凯力等指出,国内漫游费成本几乎为零却仍在收取,还是我国电信行业区域分割的结果。我国目前尚未实现真正的全网核算,以北京移动的客户为例,一旦其离开北京,既无法使用北京移动提供的套餐,也无法开通异地运营商的套餐,只能缴纳一个全国统一的通话“零售价”。“这正是目前用户在国内异地漫游状态通话产生的收费根源。”

  工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末,我国移动电话国内长途通话时长达2753.8亿分钟,而包括国际漫游通话在内的国际长途通话时长不到4.8亿分钟,不到国内长途通话时长的0.18%。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助理院长聂日明认为,国际业务对运营商的收入、利润贡献占比较小,大部分消费者对运营商的降费措施都没有明显的感受。

  此外,即使国际漫游费大幅调降,其所能惠及的出境游客比例依然有限。以中国移动为例,本次调降国际漫游费的主要是以往费用畸高的地区。根据国家旅游局发布的《2013年中国旅游业统计公报》,我国出境游数量最多的前25位目的地吸引了将近96%的游客。但其中除俄罗斯和加拿大等少数几个国家和地区外,其他都不在本次语音通话资费的调价范围之内。

  有专家指出,考虑到GSM网络和CDMA等网络制式的收费差异,保守估计个别运营商此次国际漫游费调降真正惠及的出境游客数将不到总出境游客数的10%。而据中国联通杭州太平门营业厅工作人员介绍,中国联通等运营商此次只降低了数据漫游费标准,在马尔代夫等旅游地,国际漫游通话费依然较高,动辄每分钟收一二十元。

提速降费仍存盲区 降低通讯资费不应“挤牙膏”

  据了解,随着有关政府部门一系列“提速降费”要求逐步落实,运营商自身仍有进一步通过完善服务下调收费标准的空间。中国电信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对谈判后价格下调幅度不大的部分国家和地区,中国电信将采取企业直接补贴方式,将现有超过10元/MB甚至近90元/MB的流量资费全部下调至10元/MB及以内,最大限度降低用户海外漫游时的通信费用。

  然而在此次三大运营商的降费措施中,除部分运营商表示将下调现有的宽带业务年租金外,三大运营商的基本语音通信和流量资费均未有明显调整,多数是以推出新业务的形式落实降费要求,享受“降价红利”甚至还要另外掏钱。

  例如,中国移动宣布的“10元1GB的夜间流量套餐和假日流量套餐”,就需要用户在使用的基本资费套餐之外另行付费购买,且夜间流量只面向非4G用户,只能在夜间11点以后到早上8点之间使用,假日流量套餐只有国家法定假日期间可用,范围十分有限。

  阚凯力指出,由于我国通讯计费标准长期没有改革,某一类收费往往在长期收取后形成利润依赖,成为难以取消、不易降低的“顽固性收费”。早在2007年原信息产业部组织的漫游费网上调查中就显示,近3万接受调查的用户中高达64%均表示,异地漫游通信费应与本地相同,即不赞同收取国内漫游费。

  上海数字化与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胜军等专家则表示,鉴于社会人员出入境和异地流动需求日渐增加,监管部门有必要考虑在通讯计费中设计新的定价规则,如采取全网核算在全网内使用同样的资费。“同一运营商的省与省分公司之间不需要打价格战,而是要靠服务竞争。在美国、日本,很多运营商都是全国统一定价,均不存在国内漫游收费。”

  也有消费者反映,由于我国多数运营商套餐采取到限后不自动续订,容易在套餐用完后产生高资费。由于2G、3G、4G网络并存,消费者对日渐复杂的计费方式也不了解,更容易发生纠纷。业内人士指出,监管部门应在“提速降费”期间加强调控,引导市场化定价,引导企业自身满足上下游行业和消费者呼声。

  市场人士呼吁,降低通讯资费不应成为“挤牙膏”。“从整个社会的效益来说,降低通讯资费有助于互联网创新、旅游服务业等发展,更有助于降低中低收入群体资费负担,从而刺激消费和新兴行业发展。”华侨大学旅游学院副院长谢朝武说。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网友评论

更多》

发表评论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Copyright ©2007-2014 cnguag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12089号-3 鲁公网安备3702810200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