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林彪命丧大漠,蒋经国上报绝密档案, 蒋介石看后叹息地说了七个字

原题: 蒋介石对 林彪三次食言 感叹错失人才

1971年秋, 林彪命归大漠。蒋经国向 蒋介石报告说发现了一份关于 林彪的档案,是戴笠在西安与 林彪那次秘密谈话的书面资料,但已经在绝密档案中尘封了几十年, 蒋介石戴着花镜仔细地看完这份记录后,面色发青,双手颤抖不已,连连叹息道:“雨农(戴笠字)误我大事啊!”

蒋介石为人阴暗、城府极深,向来不苟言笑,但每当对人谈起他打天下的大本营——黄埔军校,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立时情绪高涨,口若悬河。在担任黄埔军校校长期间, 蒋介石一共培训了23期黄埔学员,其中一期和四期的毕业学员是他最引以为傲的。吕梦熊,贺衷寒,宋希濂,胡宗南,杜聿明这些一期的良将美才都是在 蒋介石的耳提面命下成长起来的。四期优秀人才更多,而且后来大都成了国民 党军界的佼佼者,如和刘伯承齐名“不败将军”的胡琏,鼎鼎有名的张灵甫、潘裕昆、高吉人、刘玉章,都出自四期。

但是在这些所谓的“高徒”中有一个人令 蒋介石不能释怀,这个人就是 林彪。 林彪曾经也是黄埔学员,蒋校长的学生,却在后来的战场上让国民 党的部队吃尽了苦头。在辽沈决战前的军政会议上, 蒋介石曾扼腕感慨说:“……这个人就是 林彪。我要表扬他,他是黄埔最优秀的将军,因为他把他的学长和教官都打败了。我这个校长失职啊,在黄埔对他关心不够,以致他投奔了 共产党。我对在座诸位很关心,但是却让我非常失望,我很痛心。”

其实, 林彪在黄埔期间与 蒋介石有过接触, 蒋介石也曾拉拢过 林彪为其效命。只是他没有意识到正是由于自己的疏忽错失了人才。

第一次食言

孙中山逝世后,汪精卫成了国民 党的指挥者,他继续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政策,继续国共合作,准备北伐。1925年11月,国民 党右翼召开西山会议,反对联共。前苏联顾问季山嘉和 蒋介石关系不和,他竭力拉拢汪精卫反蒋。 蒋介石很是烦心,于是前往黄埔散心。

当时,黄埔四期步科的学生正在上战术课, 蒋介石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悄悄地坐在了教室后面。课题是以前不久发生的惠州攻坚战为例,要学员分析这次战斗的取胜要素。这一仗恰巧是 蒋介石亲自指挥的,他当然对此再熟悉不过,于是兴致盎然,听得津津有味。

学生们轮番 上台,口说笔划,滔滔不绝…… 蒋介石心里哼一声;不置可否。轮到 林彪 上台,只见他一脸怯生生的模样,也不多言语,就开始在黑板上画起惠州地形图。他画得很仔细、很投入,城郭民居、地势地表、山川河流,一一标点清楚,就凭这一手, 蒋介石已不用往下看了,断定该生是个非常有心的人,他已经把这一课钻研精熟,透彻到如同了解自己的掌纹一样。用兵之道,在于谋定而后动。 林彪凭着对战争精髓独到的理解给 蒋介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悄悄地走出教室,吩咐随行的人,下课后,让 林彪去校长室见他。

这一次谈话,十多年后 蒋介石仍记得每一个细节。当年 林彪虽然只是一个学生娃,却是城府森严,惜语如金。在以往与人的谈话中, 蒋介石一向是多问少答,始终掌握主动。但与 林彪则难进行,因为 林彪从不多答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谋熟虑,极得体,极中听。 蒋介石有一股怪怪的感觉,年轻人本应该血气方刚,朝气蓬勃,很少有像 林彪这样少年老成,这样有心机。凭着直觉,他意识到坐在他面前的乃是难得一见的将才,但却很难驾驭、让人捉摸不透。

师生一问一答,时间不知不觉过得很快。这时,校长办公室秘书陈立夫敲门而入,报告说,汪 党代表精卫也上黄埔了,请蒋校长前往议事。“娘希匹!” 蒋介石嘴里愤愤地骂了一句。自从廖仲恺死后,汪精卫便接任了军校 党代表职,又把手插到黄埔来了,很明显是想挤进 蒋介石的势力范围。这让 蒋介石很恼火。但当时汪精卫毕竟是广东政府的一把手,他还得忍住气与之虚与委蛇。正在气头上的 蒋介石调转身气呼呼而去,却忘了与 林彪打声招呼。 林彪的自尊心极强,他觉得这个校长太善变,也没有真正地看重自己。刚才还说着鼓励他,要提拔他的话,现在却一下子变了脸,居然不打招呼就走了,把自己冷在一旁, 林彪深感受辱,对此事耿耿于怀。 林彪与 蒋介石初次见面便以这样的方式不欢而终。

第二次食言

数月后, 蒋介石又找了一些师生进行个别交流, 林彪就是其中之一。 蒋介石向 林彪许诺,毕业后让他来总司令部工作。 林彪虽然还对上次的事有所怨恨,但听到这个承诺他还是很激动。 林彪是 共产党组织里的人,他知道组织对他毕业后的去处已经有了意向,即把他分配到叶挺的独立团。但 林彪当年正年轻气盛,雄心勃勃,向往毕业后做出一番大事业,总司令部对他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 林彪简短地回答道:“感谢校长的信任和栽培。”话虽如此,但他还是希望毕业后 蒋介石能兑现诺言。 蒋介石见 林彪不领情,有些惊讶,他回答道:“好吧,我出征在即,今后再和你联系。”谁知这一别,师生两人竟成陌路,从此分为两个营垒,成了敌人、对手。

蒋介石出师北伐后,一路征战,出两湖,战江西,眼看着大雁南飞,已进入1927年的秋季,离开广东已有数月,黄埔四期生也面临毕业。 蒋介石唤来了陈立夫询问四期生分配情况,其中专门提到了 林彪。陈立夫当时任北伐军总司令部机要科长兼秘书处处长,已经成为 蒋介石的心腹,他报告说:“立夫明白校长的意思,对那 林彪有过调查,据说此人可能是名 共党分子,他的一些亲戚可能还是 中共重要人物,因此将此人放在校长身边怕是不妥。”“这黄埔岛都成了 共产党人大本营了!” 蒋介石狠狠道,他挥挥手说:“此事到此再不用提了,我不能引狼入室,身边放一个异 党分子。”

蒋介石与 林彪谈话不久, 林彪即向 中共黄埔 党团书记熊雄作了汇报,熊雄当时就明确作了指示:“你应该争取到 蒋介石身边工作,那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自从陈赓同志离开了总司令部,我们的工作就削弱了许多,现在的机会难得,从中山舰事件发生后, 蒋介石开始了向右转,你可以利用自己的影响,使其少受右派的唆使,维持国共联合的局面,争取北伐战争的胜利。” 林彪听了这样的安排,便下决心争取到总司令部工作。然而, 蒋介石第二次食言却将 林彪满腔的希冀化作了冰冷的失望,直到黄埔所有的同学都分配走了,他才明白自己第二次被捉弄了。

后来,经聂荣臻之手, 林彪最终去了叶挺独立团,从此开始了他辉煌的军事之旅,之后他出江西,闹八闽,战长沙,扬名天下。

第三次食言

1941年10月, 林彪从前苏联养伤回国, 中共中央立即通知国民 党方面,希望在 林彪途经西安转道延安时能给予关照。 蒋介石闻听是 林彪,立即重视起来。因为他已经打好了拉拢 林彪的如意算盘。他专门让居 蒋介石“十三太保”之首、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人称“ 西北王”的胡宗南飞了一趟重庆,并亲自交待了注意事项,让其和戴笠配合,负责 林彪的安全。但是戴笠的行动却是秘密的。 蒋介石指示胡宗南说:“接待 林彪以热情体贴为妥,务必使其感到亲切随和,宾至如归。”胡宗南不敢怠慢,也不管自己是 林彪的学长兼上级,轻车简从地来到了 林彪下榻地即十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所在地七贤庄。

胡宗南也算得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开土封疆,率甲十万,权倾一方,但他对 林彪却是实实在在的敬佩,因为有了 蒋介石的交待,加上他也是个军人,所以他对 林彪的尊敬、钦佩并不是装出来的,这种情绪也感染了 林彪,平时少言寡语的他也变得健谈起来。“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的话题由表及里,由浅入深,竟忘了几年前还是敌对双方。

胡、林二人谈话之后,戴笠又粉墨登场。戴、林的这次会晤,胡宗南安排得极为秘密,专门找来了不属军队系统的西安警察局的人来做安保工作,当时七贤庄封锁得密不透风。夕阳西下的时候,胡宗南亲自驾车来到七贤庄,之后戴笠等人从车里跳了出来, 林彪走出来迎接,林与那人似有默契,也不打招呼,那人一个闪身钻进了八路军办事处。他便是戴笠!胡宗南四下观望了一番,便驾车返回了府邸。由于这次行动事关重大,胡宗南在凌晨时见戴笠还不答复,便拿起电话拨通 林彪留下的号码。电话那边 林彪的声音让胡宗南很是激动,戴笠的声音显得更是兴奋,他让胡宗南不必牵挂,说他和 林彪还有许多话要谈,大约天亮前赶回。

戴笠回来后像是吃了兴奋剂,洗了把脸便关起门来整理他与 林彪的谈话。中午时分,胡宗南前来看望,见戴笠还在奋笔疾书,并且有意无意地挡着他的视线。他虽心中不快,但出于自尊也不好打听。回到重庆后, 蒋介石询问戴笠西安之行的收获,他说已经把委座交代的许诺给了 林彪,之后草草敷衍了 蒋介石一番。戴笠这个人好大喜功,在饭做好之前不愿意揭开盖子,想出乎众人意料地放一颗卫星,而 蒋介石也一直被蒙在鼓里,以为 林彪不为所动,就不再过问此事,以致于 林彪认为 蒋介石对自己不重视。

国民 党败退台湾后的1971年秋, 林彪已经命归大漠。蒋经国向 蒋介石报告说发现了一份关于 林彪的档案,是戴笠在西安与 林彪那次秘密谈话的书面资料,但已经在绝密档案中尘封了几十年, 蒋介石当即吩咐把那份文件找来,他戴着花镜仔细地看完这份记录后,面色发青,双手颤抖不已,连连叹息道:“雨农(戴笠字)误我大事啊!”至于戴笠究竟怎样耽误了大事,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从结果上看,应该是他的好大喜功导致了 蒋介石对 林彪的拉拢计划再次告吹。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网友评论

更多》

发表评论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Copyright ©2007-2014 cnguagnw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3012089号-3